傳統漢字
本站文章有版权,请勿复制或转载。
杂说
 
抗旱话今昔

  在我的记忆中江山最大的旱灾是民国廿三年1934那年我父亲为了看田水40多个夜晚未洗脚上床睡觉带一把锄头等巡逻在田头夜晚随带一爿长条板困了躺下打个盹邻人的外公横山村的郑豫兴老人把塘水车干了抓到几斤鱼送二三公里外给他外孙吃可满身泥浆想找水洗一下也找不到只好到我村后打上井水洗一番才避免泥外公进门此后六七十年来遇上天旱村里老年人都要复述一下这个泥外公送鱼的故事江山市志记载1934年大旱延续130天全县5万余户断炊近半可见旱情之严重

  1953年我在县扫盲办公室工作6月底被抽调到卅二都乡协助农民抗旱我们曾组织农民用十几部水车从卅二都溪里经11级提水把水车到500多米外的山边里面

  2003年也是大旱之年连续几十天气温之高为50年所罕见可如今抗旱的条件和设备与以前大不相同如果过去遇上这样的大旱塘水早用光须江也断流了

  而今不仅有新中国成立后造的一批大中小型水库全市十几万亩水稻得到灌溉即使气温高达40多度而且鹿溪清水常流每晚有千余人在须江里洗澡游泳须江成了一片清凉世界

  现在有这样充足的水源和现代化的抗旱设备虽是大旱经过协作努力也可取得较好的收成

  

江山播视网  |  江山天空网  |  浙西论坛
江山市千色影像科技有限公司出品 数字版制作:动之